2014年04月23日 星期三 壬辰年三月二十四

柏义平:蔡店留观点的日子
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2-14 10:18:33 浏览次数:

转眼间我到蔡店隔离点已有十四天了。临行时,来不及告别,容不得过多思念,只知道,疫情当前,无须儿女情长,抬起头冲往一线。难得今夜清闲,留观点的日子仍历历在目。

 

28日早上刚上班,我接到邓利平主任电话,蔡店留观点需要一名护士长前去协调管理。当时的我正值感冒期间,我亦凡人,说不害怕、不担心那是假的,但在职责面前,我没有退让,执意前往。天使是不会丢下病患的!想到我们护理部主任连日来不分日夜为疫情奔波,不辞劳苦,身为党员护士长的我更应向前辈学习,毅然决定要前去一线抗击疫情。

 

时间紧迫,我简单收拾了几件随身物品,正要出家门,儿子跑过来抱着我,要干嘛去,是不是到有很多病毒的地方去?我强忍住心里的那份不舍,告诉他:妈妈是党员,要带头,妈妈是护士,不能丢下病人,碰到了困难不能退缩,要向前!他哭着喊着就是不同意。关上门的那一刻我眼睛彻彻底底的模糊了……

 

身负抗疫的重任,带着主任的嘱托,大约上午十时,我到达了目的地。说实话,到留观点,看到的环境比我想象的更糟。因为病人在不断的增加,留观点内临时调整了治疗室、办公室、值班室,大厅里柜子、电脑、床、被褥、衣服、纸箱子、医疗物资等全混在一起,一片混乱。仅有的一间值班室里,床上坐着八个人,当我推开门的一刹那,她们疲惫的双眸,让我有种无形的压力,特别是张双老师那煞白的脸,让我心揪得更紧,容不了我多想,抓紧联系,安排好值班室,尽快让她们去休息一下。

 

环境简陋,我们全力克服,资源不够,我们就地取材,利用之前救助站留下的床、桌子,不记得夜里几时我们搭起了简陋的办公桌和床铺,整理好治疗室和物品。这边刚忙完又赶紧召集大家开个临时会议,当晚大家情绪低落,为了让大家全心战斗,我耐心地解开她们的思想包袱:开弓没有回头箭,大家既然来了,只能不顾一切向前冲。看着援鄂的医疗队时,热泪盈眶,敬佩别人之时,也让别人敬佩我们一次!只要我们恪尽职守,这份神圣使命也一样让自己会发光!规范防护,规范操作,一切都会好的。一边鼓舞着大家战斗士气,一边讨论着工作方法与流程。我们利用微信,为每个患者建立独立的群,一个病人,其余都是我们医务人员,以便及时交流沟通;将穿脱隔离衣的流程图,一张张的按步骤贴在墙壁上。

 

第二天初五的清晨,打开微信,就听到一阵甜甜的童音:阿姨,我想吃饺子。这名孩子才四岁,因发热没胃口,也许是童音天真,也许是母爱的本性,没多想就答应了。我立即打电话向院办朱主任寻求帮助,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我语句哽咽,竟说不出一个字。疫情特殊时期,许多超市已关门,热心的朱主任还是送来了热乎乎的饺子。

 

我们最担心的是留观病房的孩子们,他们有从13个月的幼儿到10岁的儿童,在他们的眼中,我们是隔离服包裹的怪兽,见到就会哇哇大叫。穿好隔离服后的我们步伐沉重,厚厚防护口罩使我们呼吸变得费力,稍走几步就要大口呼吸。一次深夜,孩子需要输液,只有她妈妈一人陪护,根本按不住孩子扭动的身体,楼上护士打来电话后,我立马穿上隔离服,去帮她们一把,孩子年龄小平时身体很好,没有生过病吊过水,所以年轻的妈妈拒绝配合我们吊水,和妈妈反复多次沟通后,才答应给打留置针,我一边固定住孩子的头部,一边不停哄着她,缓解她们母子的恐惧。留观点还有另外两个四岁孩子,手机就成了孩子的玩具,我担心影响她们的眼睛视力,给妈妈们支招,规定看手机半小时后必须远眺一会,放下手机陪孩子做些亲子游戏,另外可以让孩子听听音乐,听听儿童故事,避免过度用眼,妈妈们尝试后效果很好,家属十分感激。还有一位10岁外地男孩,刚回桐城没多久就在这隔离,他日夜呆在这里,还要面对看不清的我们,我担心给孩子带来心理阴影,我联系孩子家长让他们和孩子多沟通,聊些轻松的话题,陪孩子轻松的度过这段时光。

 

每确诊一位患者都是对我们医护人员极大的考验,大家会仔细回想与他接触的每一次,每一个动作,为了打消她们的顾虑,我带她们一起上去做终末消毒处置。心理的压力是无形的。她们每次的治疗我都提着心,生怕职业暴露,生怕脚下打滑,担心她们有没有饿,要不要上厕所直到她们结束所有的治疗,我才能放下担忧的心,哪怕是等到凌晨三四点,我也等她们值班下来,且无丝毫倦意,已记不清得这样的等待有多少次。我眼睛肿了,嗓子哑了,但防护安全的弦还一直没有松过。

 

 按照医院统一规定,我们结束了的留观区坚守,一切都顺利过去啦,感谢我们这个临时组建的小团队,有医院不同科室的战友们,还有中医院的医务人员,   在这个团队里,我们尽职尽责,初心不变,一切为了患者。桐城版火神山在医院统一组织和安排下,各个部门、科室协调配合,共抗疫情。相信我们的齐心协力一定能快速遏制疫情。待到春暖花开时,蓝天白云下放飞梦想,追逐自由,愿一切安好!(撰稿:柏义平 审核:赵开颜)